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淡化夏季的熱然

攏一肩水涼,染幾許風清,在心底柔軟的角落溢出你的影子,若水一樣清晰。

時光對著流年淺淺低語,我卻對著你在這裡執筆寫意,糊弄著這印滿書香溫暖,就著這午後空隙的陽光,滴滴的溢出對你的牽盼。

午後的辦公,清清靜靜,著身泡好了一杯清茶,癡癡的看著花與水在熱氣裡迴旋,仿佛又飄向了另一無人問津的世界。想來這時光和好,天青水淨,我卻總在這過於安分的空隙裡開始著不安分的心緒,抓不著,卻也丟不開。打開這密封好久的紗窗,豁然抬頭看著雲中的一朵朵寂寥,寥寥的好無際,恰似你昔日的眼神,穿過雲層,落在藍天。

想起歸來的日子裡那段純真的記憶。任由著它一次又一次的在我在孤寂的日子裡,琢磨,掂量。惦念多久,忘卻幾時,也許只是曇花一現。那時一些衝動,一些神經質,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,該是冷了多少次真摯的心。

那時一些情趣,一些陪伴,一些油然而生的惺惺相惜,該是暖了多少次真意的心。曾經的過往柔柔的牽絆著今天的點滴,不想聽到承諾,卻願意被諾言緊緊的抓著,愛情何時像親情一樣在寂寞無聲中感應。

倘若你在,我也在,說與不說,只要來過便好,烙在心底的痕跡,哪怕清清淺淺也是一種生動。一種緣分,沒有預約,只於燈火闌珊處,那一回眸的對望,便深情了心與心的相逢。

有時候,情緒淩亂的,會讓你忘記了自己的顏色。我想該是綠色的,清清淡淡,可以再在林中飄渺著步,可這樣,又讓我辨不清你本來的樣子,有時候這身影飄渺得只得讓我在心中牢牢畫起。

然後成長的錯落會讓你分差得不認識彼此的模樣,許是淡化了夏季般過熱的期待,你也許早忘了你已經來到冬季寒冷的冰封。於是這種尋找終究是摸不著邊際的失落。
PR

人生是自己的






一個人的時候也要過好一個人的生活,生活更要用心的過,不能因為一件事而忽略了生活的意義,從而降低生活的品質,讓生命黯然無色。一個人,一個女子,到了我這個三十而立的尷尬年齡,面對父母的壓力,親朋好友的催促,尤其看到同齡人及比自己小的人都已然結婚生子,內心深處不免也會覺得孤獨落寞!雖然身邊也有少數人還單著,畢竟那也只是不合常理的少數,我就是那其中的一份子。自打過了24歲後,父母及親朋沒少因為個人的問題念叨我,可是那時侯的我卻不以為然,還會瀟灑的丟給父母一句話:“走自己的路,讓別人說去吧”!如今,想要有個家的心理特別強烈。所以,我決定,今年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。是的,一定的年齡就要解決一定的問題,比如——婚姻!
曾經也為此彷徨過,無助感彌漫了整個身心,也很想努力的去解決這個問題,可越努力越覺得蒼白無力。曾不止一次的余近卿中學問自己,我差嗎? 無論外在形象、內在品質、工作能力及經濟條件,貌似我也不差啊? 為何就是沒能遇到那個可以結婚的人? 是我沒遇到,還是壓根兒就忙得沒空去發現呢?
不得不細說一下自己的工作和生活:
先說工作:工作中面對的雖然是不同行業和不同層次的客戶,但卻沒有發現一個能讓我願意用心去留意和動心的單身男士,不,應該說整體條件和我差不多的單身男士。雖然也遇到過一個不錯的男子,比我大一歲,可惜他是鑽石“王小五”,又是海“龜”派,個人能力強不說,且家裡資產頗高,戶籍已遷移至上海,據聽說他一心想找個上海姑娘,然我也不認為王子與灰姑娘的故事現實生活中會上演,故此篇翻過。除此之外,就是那些固定的同事,工作圈太小,沒有太多機會認識更多的單身男士。忙碌一天下班後的第一件事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奔回自己的溫馨窩。上班、下班,就這樣的兩點一線。再說生活:節假日均是回老家看望父母,陪小侄子玩耍。週末偶爾會和朋友小聚,出去爬爬山、踏踏青、賞賞花;有時和姐們兒隨心所欲去逛逛街,買買東西;有時一個人去書店看看書。有時不想出門,可以週末英國中學留學兩天都呆在我的安樂窩足不出戶;試問這樣狀態下的我,什麼時候才能解決個人的問題呢?
有句老話說的好,酒香也怕巷子深! 一點不假,一個人的好壞眼睛是很難看得出來的,除非那個人慧眼識珠,否則,別人怎麼知道你的優點多多呢?別人怎麼知道你就是適合他的人呢?別人怎麼知道你就是他要找的人呢?

青春的记忆

在這場的遊戲中,我們下的賭注是“青春”,沒有人會知道,我們的輸贏。似乎在那些時間裡,我們都不再去在乎對與錯,輸與贏,失去和擁有,只不過,我們好像都都沉浸在了這場遊戲的過程中,忘記了從前,忘記的詩琳以後,面對著千千萬萬的行人,也毫不猶豫的大步向前,因為,我們知道,千種頭緒萬分憂愁,只有留下這最實際的,才會擁有最真實的,最純真的“過去”。那時候錯過的人,就真的錯過了,甚至都來不及伸出手去挽回什麼,因為,彌足珍貴的青春不會有第二次,如果時間可以重來,在那分手的季節,終究逃不過命運的主宰。那時候的我們,懷揣著對未來的期待,但卻錯落在了世界的盡頭。曾經說好的一起走,到現在,也不過是一把黃土掩埋得毫無痕跡,曾經說好的瑪姬美容 價錢永遠不分開,也不過一縷清風吹得廖無人跡,曾經說好的好好在一起,也不過一抹歲月抹殺得散落九天。說好的,不一定就是做好的,做好的,也不是走好的,走好的,也不過一把黃土,一縷清風,一抹歲月而已,終究敵不過青春的沖拭。那年,我們都以為可以在任何時候擁有彼此,誰曾想,朝朝暮暮的時間裡,有的是孤寂,有的是離去,有的是消逝,有的是憧憬。你還記得那些你對她說過的話嗎?“我們以後一定要在一起”,“我們以後一定會結婚”,“以後我們一定會生屬於我們的孩子”,“以後的日子都有我來陪你走”你還記得他回答你的嗎?“嗯,你在外面工作,回來有我”,“你感覺累了,還是有我”,“我們要好好的生活”。那些承諾,那些誓言,它還在嗎?還生效嗎?它還會一如既往的牽動你那顆悸動的心嗎?它還會讓你在難過瑪姬美容的時候給你動力嗎?也許,會吧……也許……那時候在一起玩兒得好的同學,現在也終究湊不齊了,我們相互的關懷著,相互的問候著,下意識的精神高昂,也還記得那年的時光。我們蹺課,我們被罰,我們鬥嘴,我們被寫檢查,我們不服,我們被請爸媽。最後,也都釋然了,不再去計較什麼,也不願意再去掙脫什麼,也再不會刻意去逃避什麼。最後,還是得回歸到生活,誰叫我們是孩子,誰叫我們是孤獨的旅行者,在這場青春旅行中,我們註定是一個匆匆的過客,在你生命裡留下一絲絲痕跡,隨著時間的擦拭,那一絲的青春旋律,也終究消逝在各自的旅途中。

太陽落山了

一年一度的中秋佳節到了,單位遵守國家法令放了假,拿著單位發的購物券到超市買點過節的東西,攜妻帶子,激光脫毛推薦還帶上自己家養的寵物狗阿寶,一起回老家。那裏是我出生成長的地方,那裏有浸透我汗水辛勤勞作的土地,那裏有我年邁的白髮蒼蒼的父母親。

到家後,老爸說,村南一畝多玉米熟透了,其他人家已收割完畢。不如趁現在人多收玉米吧。

我們每人兩行,Dr Max教材手提著塑膠袋,從南向北開始掰玉米。

阿寶也到了田裏,跟在我屁股後面,在茂密的玉米林裏自由地跑來跑去,不過,他始終不遠跑,不離開我的視線。

掰了一陣,我要用三輪車拉玉米,阿寶還是堅定地跟著我,任其他人怎麼哄騙,就是癡心不改。裝滿了一車,要拉回家裏,Dr Max Disney阿寶非要跟著,在我的車後飛快的追趕。

秋天是涼爽的季節,幹起農活來,依舊可以讓人揮汗如雨。不久,我已是汗流浹背。阿寶跟在車後跑到家也是氣喘吁吁,小小的紅舌頭伸出老長,誰的寶貝誰心疼,下次便把他放在車上了,在高高的玉米袋上,緊挨著我的肩膀,時不時地用他的前腳輕拍著我的肩頭。

太陽落山了,月亮爬了上來,我們終於完工。托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家,老媽與妻開始忙晚飯。

裝一船蓮香踏浪



如今我能看到的除了高樓還是高樓,一望無際的田野毫無設防被政府收為國有淪為參天的建築。大大小小的河塘全被填平,成為各派房地產開發商爭相角逐的黃金地帶。原有我玩過的池塘所在處現是五千多套洋樓仰天長笑,三千四百多套的高級別墅如深閨的姑娘找不到情郎暗自神傷。所有這一切的變化早已篡改了昔日的舊跡,一副副現代化的新潮面孔蔚然成風瑪花纖體。據權威人士統計目前真正入居高樓的不到六十戶人家,空房成為炒房一族穩操勝券的籌碼,實在讓人瞠目結舌。

把眼睛睜得老大,想搜索一處有泥土的宅弟,一路走來,道路邊,深樓宅院不是青一色的大理石、水磨石就是水泥鋪成的地面。哪里有我想要的泥土?我望著高樓發愁,找不到一點泥土碎渣,狼狽異常,四處打探,方圓二裏全是廠房、商品房基地,無人告訴我,哪里有泥土可挖瑪花

童年的樂土就這樣憑空消失殆盡,消失的不僅是河塘綠岸還有稻田、麥田、菜園、果園、森林等等我血脈中根深蒂固的情根。沒有那些沃土原野我與他人所發生的一切情感絲線好像也無處生根。我完全沒有預料到會有這麼一天,而這一天的到來著實讓我措手不及。我不知誰能明白我無處可訴的苦。只能眼含熱淚默默地自問,我的泥土去了哪里?

觸不到它的氣息,沒有人知道它在哪里,於是我只瑪花纖體有效嗎好卑躬屈膝試圖從馬路邊刮一點揚塵,不知地面是不是被清潔工掃得過於乾淨,還是地面本來就無細土存在的空間。在硬實堅固的地面上鏟來鏟去,強迫自己“掠奪”一點泥土,可是花費半天的力氣只鏟得一絲絲薄薄如翼的塵埃,然後我把整個巴掌貼到地面,使勁地摸,拼命地用手指去沾,除了把手指擦破流出了血跡,全身上下擦得像叫化子模樣之外,收攏不到名為土的物質,淚水在眼眶中亂湧不受擺佈,只得掩面作罷。

立在路邊,望著過往的行人,企圖天降大雨,或許遠道而來的異鄉客能從別處沾些泥土過來。這想法有些可笑,尷尬與落魄成為對欲望的強力諷刺。

可是難不成我去買個金鋼鑽,用它掘地三尺,把泥土搬運出來瑪花纖體 hk。可是我不願意去做城市的破壞者。這年頭毀人容易,毀地萬萬不行;賺錢容易。找泥土難於登天。

繼續前行,找我的泥土去吧!想栽種生命的欲望指派我得立即出發,去更遠的地方。突然想起初中的同學紅莉,她家居在豐山,離城區有三十多裏路,那兒絕對還有大片的土地。更別說區區一盆泥土,因為初一時我去過她的家鄉。

那一年我十一歲,她時常跟我描繪她家鄉的美景,說得親自帶我去她家一趟,不然我白來塵世一遭。她無不驕傲地說,豐山上每年的杜鵑開得發瘋,紅遍了半邊天,每戶村民至少都有十畝地的果園,春天桃花滿枝,夏天葡萄如珍珠璀璨,秋天山上蘑菇無處撒野,冬天結冰的小河可以站人。我被她鼓噪得腳像長了翅膀,不待她請我去。我便自告奮勇說我要去看看。

一個星期五的下午放學後,我隨著她去了我夢寐以求的鄉村。那時沒有公汽,交通不便,走的全是彎彎曲曲的小徑。有些地方還要淌水過橋,山路三十六彎,還未走完五裏路,我已累得不行,躺在草地上打起了盹。紅莉說像你這樣走下去,恐怕晚上十點鐘也到不了家。她急得團團轉說我背你吧。

她背我一段再放下我,走一段她說一個笑話或講一則故事逗我樂,想盡辦法讓我忘記行程的真實距離。累得她氣喘吁吁,我感覺到她身上的汗冒著熱氣朝我臉上撲來。她的臉在黃昏的暮色中顯得分外秀麗。蘇軾說:“腹有詩書氣自華”,她是胸存山水性自靈。三十多裏的路程,我起碼在田埂、草堤、菜苗地上躺了五次,我是真真切切嗅到了泥土馥鬱的芬芳,聽到了它均勻的呼吸聲和感覺到了它安暖的體溫。這是一種特別奇妙的感受,十年過去,依然倖存我身。

出行的車出市外十裏了,我還是沒看到哪里有一處泥土。原有蒼翠的田野再一次逃離我乾渴的視野,稻田看不到,油菜地看不到,果園也沒看到。我漸漸由緊張變得惶恐起來,我真害怕我的擔心成為不可爭辯的事實。難道我理想中的田園也全部變成了鋼筋水泥地嗎?

果不然,車駛出三十裏外的郊區,我也沒看到真正面目可親的田園。我的欲望快要破了,疼痛再一次勸慰我接愛現實,這裏沒有泥土,因為泥土不值錢!可天性裏固有的倔強讓我沒敢停下腳步。我從車裏出來,獨自步行,沒走多遠,果然我的眼前出現了一處高地。那裏有兩棵孤獨的松樹,矮小瘦弱,相距甚遠。其中近旁的一棵頂部築有鳥巢,這巢如靈丹妙藥令我絕處逢生,就像是冥冥之中上天傳下的一道諭旨讓我體會了生命的頑強,心被深深感動。

這巢,外形醜陋不堪,三角形。稀稀鬆松疊了三層長短不一的枯枝,仿佛風一吹就可灰飛煙滅。為什麼天下竟有這樣弱不禁風的巢?我停在樹底下,抬頭看了又看。站了半小時沒發現一只鳥雀飛過。陡然眼前跌下一截枯枝,差得砸中我頭,這一驚非同小可,讓我終於明白,原來鳥與我一樣到處找不到可以糊巢的泥土,找不到可以壘巢的枝條,它的唾液吐完了,它的眼淚流光了,大地不給它泥土,它怎能築出美麗而結實的住所?田野沒有了,青草沒有了,麥浪沒有了,樹林沒有了,誰給它棲歇之處,誰給它清涼之飲,誰給它的孤獨無助擇一處容身之歡?!

我身處的左前方,是一幢大型的醫院,這是我最不願看到的。它侵佔了我同學的桃花源,置換了我空間的美感。最後的一點希望再一次被打擊,此時心像被被抽空一樣,痛楚如狂濤掀起了巨浪。我強制地安慰著自己,不如學長風,把這一切拋擲腦後,讓想像練習生長的魔力。反正這世間沒有一片土地是我的,而泥土也只是一個傳說。還是以想像供養我熱愛的泥土和生命吧。是不是只能這樣解釋我不容置信的事實呢?

カレンダー

05 2018/06 07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[08/16 dotxzzb]
[05/15 Pharmd459]
[05/14 Smithd817]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