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有了一份獨一的牽掛



花開時,我在窗前念你,下雨時,我在傘下念你,日落時,我顯赫植髮在斜暉裏念你,月圓時,我在夜裏念你。

今夜,有些冷,有些寂靜。可是,我的思念,卻依舊不肯停止奔走,他們游離在我的心間,懶散的在這個夜晚漫步。他們說思念是一種病,或許是吧,思念,本來就是一種病,是一種很無力的東西,看不到結果,卻又是這樣的深入骨髓,不能丟棄。可是,我依然相信,我是幸福的,因為有一個牽掛的人,就像張小嫻說的一樣“有個牽掛的人,畢竟是幸福的。”是啊,這世界上,痛苦的是連一個可以思念的人都沒有,還好,我僱傭服務有,我知道,你會懂。

我知道,隔著天涯,我能做的,也只是深深地念著你,牽掛著你,而,你可知,有多少個有月的夜晚,我輕輕把最美的物語說給星空,讓它去裝點你的夢。你可知,在多少個吹風下雨的日子裏,我輕輕向著有你的那個城市,讓我的問候隨風而去。你可知,有多少個平淡的日子,我輕輕敲著鍵盤,提醒自己,幸福就是這樣的時光,最簡單,卻最難得。

人生總該有個夢要做,我有一個文字夢,夢裏有你,當我決定寫下這些纏綿的文字時,我知道,不經意間,你已成為了我文字裏不可缺少的一道風Domestic Helper景。我也一直在做一個夢,希望不要醒,有你的日子,連風都是那樣的柔和,當耳旁的風呼呼而過,我感覺那是你關心的物語,我無力握住流年,但是,我希望可以握住夢的雙手,不鬆手,和你一起,唱著青春的歌,在同一片天空下,看同樣的藍空,同樣的女傭白雲,同樣的太陽。

在這樣冷清的夜晚,我的思念在鍵盤上舞蹈,這舞蹈的聲音,遠在千裏的你,是否可以聽到?這思念的旋律,在夜色裏蔓延,隔著萬水的你,是否可以看到?有一種距離叫做遙遠,有一種情感叫思念,在這遙遠的北國,清寒的夜,想起你,心頭是暖的,嘴角是帶笑的。

一首歌,聽多了會厭倦,那麼,你是否願意,與我一起,待到將這支《遇見》聽到厭倦的那一天?一座城,總有花開明媚的時候,那麼,你是否願意,陪我一起,在這座城裏,靜看花開,靜待花落?一處風景,總有淡去的一天,那麼,你是否願意,攜我素手,踏遍千山,將這世間的每一處風景都看透?

我知道這樣的文,總讓人覺得有些煽情,嬌柔,也知你不喜歡,可是,就在今夜,我違背你的意願,寫下這一串串文字,只是因為想念。現在,請聽我輕輕對你說,天冷了,你要多穿衣,照顧好自己,你瘦了,要多吃飯,有個健壯的身體,一天忙累了,晚上不要再熬夜,該早些睡,保持睡眠充足。

這樣的夜,安安靜靜,無人打擾,而我,不是孤單,亦沒有寂寞,只是坐在文字的一隅,以幸福為筆,以夜幕為紙,淺寫想念
PR

愛真的需要勇氣

我也不明白,為甚麼我的心選擇的是你,遇到的人那麼多,為何對你有種強烈的感覺。愛、不只是偶然,愛、讓兩顆心相連,只有心才知道,誰才是我夢裏的那瑪姬美容集團呃錢個人,你就是我等候的那個人。

因為心在想你,因為夢見的是你,生來就是為你而存在,因為我的心不曾如此悸動,無論如何都確信是你。沒有任何其他理由,唯一理由就是我愛你。

此生,註定迷失在你的方向。沒有你的陪伴,就沒有了人生的樂趣,沒有了你的陪伴,就沒有了一路的芳菲。既然如此,我只能一個人四處漂泊,把人生走的風輕雲淡。

有誰知道,在孤獨的背後,我有著怎樣殘缺的心事。又有誰知道,在孤獨的日子裏,我有著怎樣無法割捨的憂傷,只是這一切都深深的埋藏印傭在季節的深處。

我常常以癡迷期盼的眼神,在寂寞中想著你最初的樣子,回憶裏滿滿的映著你的影子,我無法走出紅塵的束縛。你、鎖了我的心,鎖了我的愛,讓我永遠都無法走出你的世界。

一個轉角,遇上了不該遇上的你。一次對望,愛上了豐胸不該愛上的你。你說這就是宿命,是上天賜予的緣分。我默默無語,是塵緣,是註定。註定這場唯美的花事,也註定了這場無言的結局。

既然相遇了,就不要在意結局如何,時光的杯盞盛不下回憶的苦酒,漸行漸遠的記憶也帶不走我的一往情深。我在漂泊的愛情裏顛簸,跨不過千山萬水,走不過春去秋來,徒剩一紙墨香陪我走過黑夜白晝。

我始終無法視你為路人,讓時間把你忘記。既然學不會放手,那麼就心甘情願的受傷,一個人守著一個沒有結局的故事。幾經輾轉,依舊在故事的殘垣上拾撿著心痛的過去。

我常常幻想,也許、等一場花開可以讓我苦盡甘來,可是我等過了無數次花開,也黯然了無數次落花,我終不能觸及到你的心頭,夢碎一地,無法拾拼。

季節深處,又添了幾許落寞,看不見曾經的一幕一幕,似乎,我只是你生命裏一個無關重要的點綴,不愛了,便棄了。而我,卻把你深深的印在心底,不舍不棄。

就這樣枯守著一份執著,用相思畫地為牢。在時間的指針上徘徊著,遊蕩著。留在心底的無奈癡燃著一片烈火,把相思燒得傷痕累累。

常常會為一顆石頭下麵,拼命發芽的小草而驚歎。每一次當愛靠近,寂寞的深海也想有人作陪,平靜的海面多了一份傷感,少了一份快樂。在成長的歲月裏,我們都要面對愛與痛的束縛,每一個人都是在愛情裏奮不顧身被撞得頭破血流的傻瓜。有時候,不夠勇敢,習慣了以幸福的名義抽身離開,習慣了以自由的名義去旅行,卻不知道冷眼旁觀了誰的傷心。

我收集關於你的所有,不知道還要多久,把真相、埋藏在心底,每一次我們相遇,每一次你回頭看我,我裝作毫不在意,知道嗎、我的心中是多麼的難受?你聽到了嗎,我的心正在說愛你?但我不能敞開心扉,不敢敞開心扉,表達我這份愛。你聽到嗎、我的心依然在那裏等待,多麼希望有一天,你能明白DSE 模擬試

人聚人散


窗外柔柔的日光挪移到我的書桌上,吸引著我那緬懷而又沉默的目光,清風飄來落花的芬芳,暗綻幾許淒冷,獨處的意境中翻閱那一縷縷的記憶,那未瑪花纖體曾褪色的風景搖曳百轉千回的惆悵,激起心底的陳陳漣漪。

韶華易逝,芳景難留,乾枯的年華又珍藏多少植髮失敗的牽掛,清風雲淡,卻是為何驚醒滿腔的春戀,翻騰無限的哀思。執筆長歎,悵然悲歌,淚眼漣漣。

為什麼青春的樂園裏變得蒼蕪,為何那清亮的聲音卻要隆鼻消失逝去,原本一個燦爛的生命卻是為何躺在白色的床上,痛苦地張開十指想挽住生命的狂流。孤星隕落,英年早逝,客死他鄉,留下的只是家人心碎的聲音。

蒼茫人世,芸芸眾生卻沒有什麼是永恆的,也沒有什麼瑪姬美容集團呃錢是地老天荒,要學會適應,學會珍惜,直到生命的盡頭。塵埃落定,曲終人散,紅塵如歌似夢彈指間,總要帶著些許的淒涼慢慢沉澱,歸於平靜或塵封。

安息吧,我的好兄弟!明天又是一年清明到,我會帶著你得兒子給你祭掃,但願逝去的魂兒隨著檀香的青煙通往天國,帶著我們的思念與眷戀!

有時,我只想


有時,我只想,像昨天一個人坐在陽臺上靜靜的發呆,或現NuHart顯赫植髮在,讓筆尖自由在紙頁上緩緩的流淌。

很多時候,

想,回到過去。

漸漸長大才發覺了幼孩時想快快長大瑪花纖體 hk的夢想原來是一個“夢與願違”的夢儷,因為感到那些清新輕快地記憶,那些只屬於少年的天真無邪與“無法無天”已經被時光磨去了棱角,只剩下一個空洞的回憶。說到這裏,心裏突然羡慕起一些小小的植物來,比如花兒,它們的花朵生命雖然只是短暫的一季,可它們都有來年的春天,是的,包括那淺淺的青草。現在,對於這些美好,只有,追瑪花纖體的投訴憶、追憶。

想,探尋未來。

有人曾說過:"改變一切你能夠改變的,接受一切你所部能改瑪花變的。”像上面提及的過去就屬於後者-不能改變的,所以我選擇,慢慢的,也許我正在發現一些成長的驚喜,像身上不經意間迸發的成熟、幹練下語言,甚至每次用鏡子時嘴邊上若隱若現的胡渣,對,我長大了!於是,我想看看我的未來。但我不是一個占卜師,甚至我不抽脂能知道下一秒的我,所以,對於這些幻想。只是,追尋、追尋……

追憶、追憶、追尋、追尋、像站在烈日下一個左右的分岔路口,一直在張望,久久不能決定具體要走哪邊去,時間久了,就會有一種被灼燒的微痛和眩暈。這是一個矛盾體,一個“魚”和“熊掌”的糾結體。這只是一例,還有,不能枚舉。

活在世間,世間萬物,向左走,向右走,都有各自獨特的風景。但在得到之餘,也會失去一些東西,喜怒哀樂,不在計較,希望有一個世間,拋開一切浮華,丟棄所有囂塵。

有時,我只想,看看楓葉,品品香茗,談談秋月,摸摸冬雪,有時間去呵護一下梅花,有機會去關懷一下鹿馬。

宛在未央的思念

你,把最初的約定,塑成一枝溫暖的梅花,烙印在我的心口。讓帶血的花瓣,香沁我的心扉,香透我的雙唇;讓胭脂般的花蕊香滿我漫長的瞭望與疼痛的堅守瑪花纖體幾錢。相思無涯,等待無邊……

梅花香自苦寒來。可我,只想用一生的時間去承載,承載你許給我三生的幸福。綿綿的相思,柔軟的眷顧,晶瑩了我夢中的幸福。可我,又能用上幾生幾世的光陰去呵護?

溪水淙淙,群山迷蒙。倒影的廣寒宮,霜花是否解凍?嫦娥是婚戀網站否翩翩起舞?桂樹是否依舊香倩迷蒙?

我,在一個飄著雪花的清晨,沿著多少詩人走過的梅苑,推開柵欄,尋覓千古遺失的青魂與香夢,迎風傲雪,傲雪迎風。輾轉在詩人筆尖的陣痛,在子夜時分僱傭服務分娩出婉約楚楚的玫紅。冰潔世界,郎朗乾坤,人事不同。

窗含西嶺千秋雪。萬千心事,壓縮成素箋難填的心結,懸在午夜;萬般愁緒,堆積在素心難托的黃昏;萬語千言,難描宛在水中的英姿;萬水千山,溫涼了婉家傭約綿長的詩詞。

想,好想,以一次五百年的回眸,換你今生今世的一個轉身。讓望斷天涯的女子,醉在月滿西樓的故鄉!然後,在夢魂的江南,吟一闋獨上蘭舟的瞭望,彈一曲潘紹聰雁字回時的憂傷。然而,歸去來兮的大雁,冷落了一雙望穿秋水的眼神,冷漠了一腔幽怨纏綿的愛情。擦肩而過的車馬,邂逅了一場場繁華之後的瞭望。落寞成傷,卻始終也帶不走雲煙深處水茫茫。

嚴寒的枝頭,堅冰在炸裂。冬日的暖陽,你,幾時才會化NuHart顯赫植髮去詞人冰封已久的心魔?你,何時才能解開詞人心中的憂傷,解去詞人眼中的雪盲?

滾滾紅塵,人世千般,縱使相逢不相識,人情冷暖。延綿的冬季,長長思念為哪般?遼闊的荒原,吆喝的曠遠,你的堅持,幾時才會走出嚴冬的枯敗與蕭索?漫漫征程,掐指流年,你的等待,幾時才能擺脫滄桑的封鎖?

臨風而立,寒鴉數點,十指相扣的洞簫,嘹亮千年風骨的婉轉,在歷史的深處踽踽而行。此情無計,青江泛舟,過盡千帆,生死相依,生死相戀。魂牽夢縈的江南,宛在未央的深宮,漸行而漸遠。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[08/16 dotxzzb]
[05/15 Pharmd459]
[05/14 Smithd817]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