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故人重逢



談笑甚歡,照相機哢哢地把這一情景攝入心底。北京的親朋日後都可得以一睹真情tourism management

回延安,應該說是蓄謀已久的事情了2013男裝

我是1975年12月從延安離開的。啟程那天,絕早,天色微明。坐在大客車上,車窗外黑黢黢的黃土山坡連綿不絕,一排排閃亮著燈火的窯洞倏忽而過,心頭惆悵不寧。在這塊土地上生活六年的經歷一一重現,有痛苦有磨難,有歡樂有嚮往,有山窮水盡,亦有柳暗花明。1968年底來的時候,我剛17 歲,懵懂無知一少年而已,六年風雨,延安的鄉親們用他們的言行舉止,使我領悟了許多人生真諦,強壯了筋骨血肉,完成了一次重要的人生蛻變。老實說,我後來經過許多事,很難,但自認為應付的還可以,其根源均可追溯到延安曆練這一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

在青化砭公社插隊四年,在延安師範上學二年,這六年經歷已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,永駐心頭,沒齒難忘。現在閑下來了,每每沏上一壺香茗,點上一支煙,頭腦便遊移到在延安的歲月,胸中湧動著青春的激情,眼前幻像迭出:青苗和綠樹,土坡和窯洞,老牛和毛驢,鄉親和同伴~~~~~~突然閃現或慢慢淡出,幽然而來或戛然而止,於是乎,我在房間的角落裏為眼前的幻像而惑,奮然,淒然,怨然,喜然,悵然,有如呆子一般。幻想中醒來,如一覺酣夢初醒,一杯醇酒飲罷,酣暢之極。

如之,怎能不想回延安那?80年代在陝西金堆城鉬業公司報社工作,有一次去銅川開會,會末曾有去延安的機會,當時因囊中羞澀未敢成行,事後多年自責不已。

90年代中期,我在北京水泵廠當頭頭,帶隊考察西北市場,車至綏德,我決計延安一行。此舉於公於私都合情合理:於公,可探訪延長油礦市場;於私,可順便回延安故土探望鄉親們。後者對我更為急切。無奈,突接榆林煉廠有重要商務資訊,需我即刻前往,延安一行終失之交臂。哎,人生際遇,若奈何哉!

2011年8月間,我退休了,幾十年奔波勞作之後終於閑下來了。於是多年未見的老友又相繼重逢。酒酣之際,重提延安插隊故事,壯懷激烈,唏噓慨歎,回延安之願望成為共鳴,老友們相約同行。如此一番周密計畫,甚至計議到殺豬宰羊,沽酒擺桌,招待鄉親們的場面佈置。議論中,老哥兒們滿臉放光,人人眼前呈現出酒香飄四野,醉了一道川的景象。

然而,計畫趕不上變化。也可能是世間但凡好事必定多磨,老友們一同回延安的計畫幾番重重提起,又幾番輕輕放下——但到啟程日期臨近,總又因老友間諸事纏身,無從超脫而作罷。轉念間,兩年光陰已逝。在這期間,我妻的學生李玉勝通過北京知青網尋找她這位老師的消息被看到了,電話聯繫上了。師生之情再續,熱望相見之情日炙。我妻原在延安蟠龍公社插隊,早有回延安探望之意。於是,回延安的話題在我們夫妻之間越議越熱切,只是行期尚在猶豫之間,三月乎,四月乎,還是再議乎?真是老不頂事了。

作決斷的人物出現了——兒子。五一休假期間,在兒子的住處,小夥子輕描淡寫地擺擺手:別瞎耽誤功夫了,聽我的吧!滑鼠在電腦上輕輕一點,5月10日上午8點45分,直飛延安!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8 2017/09 10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[08/16 dotxzzb]
[05/15 Pharmd459]
[05/14 Smithd817]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