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離愁與哀傷

雪花飄舞時候,推我晨窗,一脈溫潤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,貪婪地吸入了幾口,爽之又爽。習慣性地打開電腦,欲放一曲每早必聽的佛樂,發現Q去斑Q中竟有幾百條的祝福。哦!舊的一年過去了,新的一年來臨了,每日裏奔波忙碌於職場和家庭瑣事中,只記得大概快到2015了,竟然不知當天就是元旦。忽然發覺自己很自私,平日裏很少去關心問候我的這些友友們,而我可親可愛的友友們卻一如既往地在空間默默地陪伴著、祝福著。感動之餘甚覺慚愧,可又沒有充分的時間去一一回復,只能借漫天飛舞的雪花捎去我對親們深深的祝福,相信親們會收到的。

雪花飄舞的時候,夜,如晝,卻又比白Dr Max晝多了一種難有的寧靜美。獨倚窗前,飲一杯白毫,品一段紅樓,不亦樂乎!時而望望窗外,看一看是否會出現劉姥姥說與寶玉的故事中雪夜裏拾柴的那個鬼狐,抑或是雪野中的那個紅衣女子。儘管心愛的人不在身邊,但這樣趣意靜妙的長夜,絕不會再有黛玉“秋窗風雨夕”中那樣的離愁與哀傷。

想一個人,總會在不同的季節產生不同的錯覺。喜歡在童話般美麗的幻境中尋覓你飄逸灑脫的身影,霞雪相映、暗香浮動的畫面中,你踏著一徑芳雪,揮舞著衣袖,就像初遇時那樣向我翩翩走來,我雙目微閉,站在原地靜靜地等著你向我靠近,靠近,再靠近Dr集團......
PR

善良

這幾個余近卿中學band星期我都在介紹殘友群裏的朋友,但今天我向大家介紹一下,我們群最重要的人。她是殘友群的群主,可她不是殘疾人,她每次都能讓群裏的朋友忘掉身心的痛苦。她用一顆帶有女性細膩的心,博愛著群裏每一個朋友,她的善良是純粹無華的。她人美心善得到了我們所有人的擁護,群裏的小女孩總是尊稱她姐姐,與她無話不談。

她在群裏總能讓所有的朋友感到安心,記得去年建群時“大豐之聲”的朋友問我,你有這麼大的博愛之心嗎?說真的我周向榮醫生不確定自己是否有,可我知道我她一定有。人們總說90後的孩子太自私很少顧忌他人,可是她卻不在這個行列,每次與朋友交談時總是報已謙卑的態度。

說了很多大家也定是著急了,這麼好的女孩她究竟叫什麼名字,這個善良的女孩叫“鄧慧。”當初我是在“新白群”認識了她,在自我介紹時說起了“鹽城”,鄧慧出來與打招呼,她說我們可美白是老鄉呢。我當時在建豪俠館,需要朋友的加入,她欣然接受了邀請,成為了我們的一員。

經過後來的相處我才知道,鄧慧是我們鹽城人,她也是農村孩子。通過自己嚴要求的努力,鄧慧考上了常州的某所大學,去年下半年她已經開始工作了。半年的打拼過年回家時,她為父母、爺爺、奶奶每人買了一身保暖衣,孝順的女孩格外的美麗。

獨對這一池秋水

沿著田間小路,深入田園深處,感受秋天的野趣。秋高氣爽,有點淡淡的涼意。田地裏,幾個菜農在侍弄蔬菜。靜靜走過,也沒人注意,我也當她們並不存在。只管欣賞這秋日的美景。樹葉兒都漸漸變了顏色,黃的,赭石色的,黃綠色的,多了很多色彩,不再搬屋是單一的綠,有的從樹枝上飄落下來,秋意漸濃了起來。幾處農舍,樸素中帶著華麗,雞鴨鵝狗,在門前自在覓食,很是閒暇,偶爾一只白鷺,翩翩而來,潔白的身影,讓人眼前一亮。麻雀們停在電線上,黑壓壓一片,忽而又撲棱棱畫著弧線,排著隊,歪著,斜著飛走,又轉著圈飛回,落在電線上。

我喜歡一個人,獨自行走在秋天的風裏,看茄子和辣椒,還有棉花,這些常見的農作物,欣賞它們的美麗。其實有一顆美麗的心,眼中所見,就盡是美麗了。青辣椒如註冊公司翡翠,綠得亮眼。紅辣椒如瑪瑙,紅得暖心。茄子,黃的如金,金燦燦的。紫的如玉石,那顏色,有種高貴的感覺。茄子掛在枝頭,早已無人採摘,很多已經腐敗,自在開落,這就是田園吧。棉花更美,有紫色的花,絹絲似的,又薄又綿。有潔白的花,很純。有淡黃的花,極淡。許多棉球夾在其間,白得耀眼。久久望著,養眼,養心。

獨處,可以讓心與草木一半閑。仿佛每一株草,每一棵樹,每一water cool towel朵花,都是自己心中所畫,心中所生,靜靜看去,皆是極美。走得累了,就地一坐,享受這份清閒,枕著清風,枕著秋色,睡了一覺,真是自在。佛家說:行亦禪,坐亦禪,臥亦禪。就在這田野裏參禪吧,禪是什麼呢?忘了。

做一個無心無肺的人,行一些無關痛癢的事,說一些可有可無的話,淡淡的,亦如這個秋天吧。

深處相依相惜相暖


秋,霏雨若煙,如約而至。季節的變換,不知道會永留心間還是雲水過往?生命中有很多感慨,讓人無奈,有很多糾結,無處釋懷。用音樂洗滌一次心牆,讓脆弱的心靈不再糾結和彷徨,讓心窗在月光下飄逸、輕揚。一直嚮往,有一處安靜的地方,可以將心寄放。不言搬屋滄桑,不說悲喜,惟願時光靜好,只聞鳥語花香。一份禪意,一份恬淡,一份寧靜,一份悠然。清幽間,一盞香茗,墨香處,半箋心語。安靜了歲月,溫柔了花香。

牽起你的手,便握住了一個輕柔的溫度,無言的感動浸潤了心靈的每一個角角落落。想你,佇立窗前默默凝望;想你,輕輕找尋相思的痕跡。愛一個人,心裏裝滿她的一舉一動,愛一個人,喜怒哀樂隨她而動。寫不完的愛,只因愛如潮水,訴不完的情,只因刻註冊公司
在心中。纏纏綿綿的思念,輕盈歲月的腳步。心與心的溫暖,在不經意間刻骨。讓心靈漫步於蒼穹,在寧靜中相依,在靜默中相伴,只願歲月靜好。

梧桐夜雨,素指輕彈,剪一季嫣然,問風飄雨過,念花醉情纏。水岸闌珊,一份淺淺的思念徐徐蔓延,一份深深的柔情輕輕溫暖,伴著盈盈月色,曼舞於雲水間。紫煙幽漫,私語呢喃,因為有你,才有著這一場暖意的交集,才有著三生石上唯一的癡迷。心心念,念情醉纏綿,醉了花,醉了雨,醉了一世情緣。

煙雨遙,一線牽念,入夢顏,輕念溫柔。山念水的纏綿;雨念風的灑脫;風念花的妖嬈。念,是微雨闌珊外的那一眼回眸;是紫花影間的那一份眷戀;是雲水廊橋邊的那一抹嫣紅;是子夜繁星下的輕柔呢喃;是今生唯一的依依癡情。等一川煙雨,醉一場纏綿。今生,讓愛住心裏,只為你取暖。

過客

不知道車站為什麼總是那麼多人,無論是三九寒冬還是三伏酷暑,這個暑日也不例外。排了近半個鐘頭的隊,終於買到了及時鐘點的車票,雖然被告之第一站是沒有座位的。隨著哭聲叫聲噪雜聲連成一片的人流,湧進了月臺,車廂裏拖拉著行李的,抱著小孩的,有位的在找座位,沒位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地尋找著落腳的空,眼前亂轟轟一片,真希望註冊香港公司旅客快點安頓下來,車子快點啟動。

過道上站了那麼多人,對於這一站的旅程來說,總感覺是一種煎熬。“瓜子火腿漢堡包,啤酒飲料礦泉水啦!”這宏亮的聲音一出來,呼拉拉就出來一個小推車,一個剽形大漢型的列車員推著一個裝滿各種飲料食品的小推車,拉著腔調在叫賣。其實我也搞不明白,這些身穿制服吆喝叫賣的究竟是不是列車員,不管是不是,都不得不挪挪步子不織布袋欠欠身子讓他趕快過去!這麼擁擠的過道他們還來添亂!心裏厭惡得真想抽他兩巴掌!

“手機沒電不用愁,移動電源解你憂!來來來,看看看,正品移動電源充電寶啦!“不幾分鐘又一個手捧露著充電寶的制服走過來,對著車廂裏的旅客高聲叫賣著,一車廂的人也沒有人搭理他,他又繼續下一節車廂叫賣去了。車子在飛快地行駛著,煩躁的心也慢慢平靜下來,時不時地有旅客去倒開水,也時不時地有抱小孩的去如廁;其中就DR-Max有一個年輕的媽媽抱著個兩三歲的孩子,這個孩子學著大人的模樣,嘴裏不停地喊著:“讓一下啦,讓一下啦!”小手對著過道上的旅客還不停地擺著,那一本正經的可愛模樣,讓人忍俊不禁!

就這樣數著時間把這一站的旅程煎熬過,終於可以有自己的座位了。有座位的感覺確實挺好,可以悠然自得地望著窗外迅速遠去的村莊和樹木;還有大片大片綠油油稻田和鬱鬱蔥蔥的玉米;間或看到些青青的荷塘還有盛開的蓮花。在迅速逝去的這些景象中,腦袋裏以秒計的速度想著一個問題:“假如我在其中,我願意停留下來嗎?”也許有一天會,也許這個問題想得多餘,因為這根本就不會有一個‘非是即否’的答案。

“銀行卡磁卡身份證放在一起消磁了咋辦哪?新一代防磁防磨防水的卡套一塊錢兩張,買一送一,一塊錢就能買兩張啦!錯過不再有啦啊!”又一個一表身段的制服走了過來,不過這個倒是有不少旅客在購買,站在我身邊的一個穿著粉色長裙的女孩,等翻出大包裏的小包掏出了一張二十元的票子之後,制服已經走過好幾排座位,再忙著給旅客拿套找錢,她手裏捏著二十元,想喊又不好意思張口,只得踮起腳尖對著制服擺手示意,希望他能看到這邊有人要購買,“這邊有人買,來一下哈!”旁邊有熱心的乘客看到女孩的尷尬,就幫忙喊制服,制服扭過頭轉過身,嘴裏一刻也沒停歇,一直在賣力地吆喝著。

カレンダー

04 2018/05 06
S M T W T F S
1 2 3 4 5
6 7 8 9 10 11 12
13 14 15 16 17 18 19
20 21 22 23 24 25 26
27 28 29 30 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[08/16 dotxzzb]
[05/15 Pharmd459]
[05/14 Smithd817]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